玩视频号两个月,有人靠售卖知识付费课程赚7万块,有人给公众号引流了3000粉丝

略知平台 每周更新 2020-04-27 15:55:00

玩视频号两个月,已经有人完成了“粉丝积累——导入社群——流量变现”的闭环。

2月16日,社群营销KOL酒仙张在视频号上发布了第一个视频。

这个视频可以说比较简陋,他穿着黑色上衣,只露出上半身,全程不换场景,语速偏快地讲解起视频号的相关内容。

6天,这条视频为他带来超过一万粉丝,随后,他发起了付费社群“郭司令视频号”学习群,进群条件为打赏19.9元。

酒仙张告诉连线Insight,靠在社群中售卖“如何零基础运营视频号5天涨粉9000+”等课程,两个月他赚了7万元。

(酒仙张视频号截图)

更多的变现案例在诱惑着新人入局。

2月18日,秋叶PPT创始人秋叶,发布的关于“视频号怎么玩”的视频,播放量超过40万,由于附带微信公众号链接,其公号粉丝增长超过三千,关于视频号的一篇付费文章,收入超过两万元。

这是典型的微信公众号创作者的变现路径,与公众号联动,为其带粉、带量,甚至是带来变现,是视频号的极具吸引力的特点。

除了变现外,视频号早期红利带来的流量也颇为可观。

蘑菇租房联合创始人龙东平发布了60多条视频,平均每条播放量超过了1万次,前21条每条平均播放量超过2万次,前6条每条平均播放量超过4万次;

酒仙张有4条视频播放量超过7万次,单个视频最高播放量超过18万,粉丝数从零突破到10038多人;

互联网行业KOL刘兴亮已经积累了2万粉丝,发布了200多条视频,播放量2万到20万不等,有20多条达到了10万+。

(酒仙张后台数据,图源受访者)

创作者对视频号抱有极高的期待,背靠月活11亿的微信、基于熟人的关系链和门槛较低的操作方式,都成为创作者看好视频号的理由。

“这是一个巨浪滔天的机会,是一个重新掀了桌子排座次的机会。”蘑菇租房联合创始人龙东平说。

目前视频号还处于内测阶段,产品形态尚不清晰。互联网行业分析师葛甲提到,视频号的流量分配机制还未形成,很多规则确定下来,创作者才能往明确的方向上努力。

视频号的最终形态是什么,有多少变现方式,这些都引发了用户和创作者的想象。

 

 1、赶着“上车”

酒仙张一直在寻找机会。

他和团队做的是卖酒的微商生意,为了获得更多流量导入社群,从2019年开始做短视频,入驻了快手和抖音。去年他们在抖音上投入了二三十万,2020年春节期间在快手上也投入了1万左右的推广费用。

酒仙张发现,在快手、抖音上获取粉丝并不容易,“这些平台的头部效应已经非常明显了。”

自2018年短视频全面兴起,从抖音、快手到B站,短视频内容对用户吸引力不可小视。

短视频一直被视为巨头腾讯的软肋。此次,微信重磅推出了视频号,杀入短视频行业,对于无数还未在视频领域收获流量的创作者而言,视频号就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赶上红利的机会。

酒仙张在抖音和快手上的投入没有达到预期后,将目光转向了视频号。他判断视频号是一次绝佳的机会。

(视频号推荐页)

目前,很多微商、明星、知名博主和相关机构,都收到微信团队的邀请,陆续开通了视频号。

视频号也吸引了快手、抖音以外的人群,包括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、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董事总经理朱啸虎、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、作家冯唐,这些从来没有入驻过短视频平台的企业家和作家,却活跃在视频号上。

蘑菇租房联合创始人龙东平,已经连续创业10年,这期间他一直负责市场推广,十分关注内容产品,以此触达客户和达人。

除了微信公众号和微博,他没有尝试过其它产品。但视频号推出后,他马上投身其中,频繁发布视频。

视频号上的创作者可以清晰地分成三类,一种是入驻过短视频平台的视频博主,一种是仅仅尝试过微信公众号图文写作,此前并未做过视频的,还有一种是在全网获得一定声量的超级KOL。

除了邀请明星入驻,视频号在内测阶段一直是静悄悄的,但却获得大波创作者的簇拥。其中,低门槛是一个巨大的诱惑。

酒仙张还记得,让他信心倍增的是,张小龙在微信公开课上提到过的两个信息点,一个是微信生态里内容的缺失,让微信决定发力短内容。另一个是张小龙提到的“人人可以记录和创作的平台”。

多位创作者告诉连线Insight,做视频号并不需要投入太多精力,甚至也不需要团队。视频号可以支持在移动端发布内容,操作方便。

一开始,从写文本到拍视频、剪辑、发送,酒仙张平均每天需要花费两到三个小时,到了后期半小时就能搞定。

龙东平也提到,在目前阶段,一分钟的短视频,他只需要通过手机,半小时就能完成,每天更新一次,根本不需要团队的帮助。

 

 2、数据激增,就像在喜马拉雅山上滚雪球

第一个作品就“爆”了,是酒仙张没有想到的。2月16日,他发布了第一个视频,内容以如何开通视频号为主题。他隐约感觉到,在红利期最吸引人的内容是,如何开通视频号以及相关教学。

最终这个视频达到了近20万播放量,并用一周的时间,给酒仙张带来了一万多粉丝。

对于内容定位,酒仙张一开始很迷茫。但他想到,关注视频号的人无非是两种用户,一种是希望在上面娱乐、学习,一种是将视频号当作创业的机会。

前期很多人并不了解视频号,酒仙张做的是教程。

他提到,在每一次新事物出来之前,教学类内容往往有着巨大的机会,但在内容平台,更具有持续性、更大众的内容,往往是娱乐类、生活类的视频。

目前,他只围绕企业营销做内容,他在视频号账号首页写着,“分享一手视频号营销实战干货”。

新榜近期发布了微信视频粉丝数TOP100榜单,截止于2020年4月11日,在这份榜单里,前十名分别是:李子柒、小阿七、房琪kiki、微信时刻、薇娅viya、樊登读书、央视网快看、腾讯新闻、人民日报国际和微信派。李子柒拥有19.74万粉丝。

酒仙张挤入榜单,刚好成为第100名。“我可能是这里面唯一一个在其它平台没有粉丝的人。” 酒仙张说。

龙东平做视频号后也感受到,数据在不断增长,多条视频播放量超过10万,“反馈非常强”。

背靠微信11亿流量,是视频号最大的利器。

酒仙张认为,视频号的流量优势十分明显。朋友圈只能传播给5000个好友,传播能力有限。微信公众号只面向订阅用户,转发形成10万+阅读量比较艰难。

“视频号里面10万+就是常态”,目前酒仙张单个视频最高播放量为20万,平均播放量3000到4000之间。

对创作者而言,视频号的分发机制对于冷启动阶段更为友好。

视频号基于微信生态,创作者可以将内容分享到朋友圈和群聊,被浏览和阅读后,还有可能推荐给更多人观看。而抖音等其它平台的链接无法被分享到微信上,也就不能享受社交带来的流量。

视频号的入口在微信“发现”页,以信息流方式呈现,视频号内容可以转发朋友圈。这意味着视频号有着微信的熟人关系链,基于熟人社交进行算法分发。

“腾讯做了各种各样的视频尝试,但我不认为视频号是腾讯又推出了一款产品,它是直接在微信生态里长出来的,它不需要下载,自然也没有卸载。”龙东平认为,基于社交进行传播,是一种非常便捷的内容传播方式。

“只要你的内容优秀,你的朋友、你朋友的朋友,会帮你一直传播下去,就像是在喜马拉雅山上滚雪球一样,越滚越大。” 龙东平说。

虽然目前视频号产品还只是一个雏形,但创作者已经可以从中获益。

这段时间,龙东平的微信公众号涨了超过5000个粉丝。龙东平的视频号内容,是公众号文章的提炼版,所以发送时他都会附带一个微信公众号文章的链接,他认为,很多精彩的文章已经沉在了池塘底下,视频号可以将这些内容重新激活。现在,视频号带来的流量进一步沉淀到了公众号里。

对于企业而言,通过内容产品获得的大量关注,也是一种公关手段,可以扩大企业和品牌的影响力。这也是龙东平等企业家对视频号的期待。

另外以微商为代表,酒仙张的逻辑是,一般平台创作者要达到百万粉丝或是千万粉丝,才会有更大的变现机会。但做视频号,有几万或是十几万的粉丝,也可以将粉丝导入社群,通过社群变现。

这对于微商而言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机会。“在直播大热的情况下,头部主播都在微信或是企业微信建群,虽然快手、抖音也能建群,但少有人使用。”酒仙张认为,视频号可以更为便捷地将用户导入流量池。

 

 3、张小龙的克制,是创作者最大的担忧

视频号在内测阶段进行过多次调整。

酒仙张感觉到,最早视频号测试算法,让很多草根创作者加入,但是很多人开通之后并没有使用。有一段时间,视频号测试了同城,推荐的基本上是同城的用户。之后推荐的是自己关注的用户,“这时候才感觉视频号稍微稳定了”。

创作者从未将视频号看作是快手或是抖音,他们多次提到,这是一个全新的事物。

实际上视频号也有很多不同的特征。

比如,视频上没有发布时间的显示,用户也看不到播放量和粉丝数,只能看到点赞数和评论数,龙东平认为,视频号弱化了时间后,可能会更加根据视频内容的质量去推荐。

视频号最大的特点,可能和微信一样,是谨慎和克制。这源于“微信之父”张小龙做产品的习惯,他认为微信是一个“用完即走”的工具,高效地完成用户的目的,然后尽快地离开,“不骚扰、不感动、不迎合用户。”

这一特点也体现在内测阶段的视频号上,但创作者对此有诸多担忧。

视频号获得关注是比较困难的,包括快手、抖音和新浪微博,都会在不同页面上设置关注按钮,但视频号需要点入作者首页,才能进行关注。

视频号的设计也不是沉浸式的,快手和抖音都是全屏播放,看完后自动播放下一个视频,但视频号竖屏页面同时显示了两个作品,用户的注意力会分散到下一个视频,也会在两个视频中做比较去选择。

“张小龙一直提到‘用完即走’,但创作者需要更大的曝光,视频号的分发机制不会让用户沉浸进去,粘性不会比抖音和快手强。”酒仙张说。

(视频号推荐页)

视频号的变现方式也备受关注。

此前,在获得视频号流量的基础上,酒仙张努力尝试变现,通过在社群里面做视频号的相关培训和售卖教材,近两个月时间,酒仙张获得了7万左右的收益,“在任何行业出来之前,第一波变现的就是做教程、培训的,因为有人想通过这件事赚钱,也就会为此买单。”

这只是一个小众的变现方式,给付费文章导流,也带不来多少收入。

外界更期待的是通过短视频带货。

酒仙张告诉连线Insight,未来他的变现方式也会向带货发展。他提到,做知识付费、培训本身没有门槛,它对客户带来了持续价值非常难衡量。

酒仙张最期待的,是建立自己的社群,回到他原本所在的白酒行业带货,通过短视频、直播等方式导流进社群,售卖品牌产品。

而未来粉丝积累到一定数量,酒仙张还会尝试更多品类。这一带货体系,会联动线上线下,围绕视频号形成一整个生态链,去支撑创作者的变现之路。

但是目前视频号并没有提供相关工具,只允许视频号上附带微信公众号链接,基于公众号小程序等去变现,这会让变现效果大打折扣。

目前,视频号呈现出的并不是最终形态,公测之后才真正见分晓。

各方已经在进行预判和猜测。葛甲提到,视频号最终可能要依托在另外一个平台上,比如将来扩容到10分钟、15分钟,源头一定是在腾讯视频上。

他认为,如果视频号做成功、发展起来了,流量是原来的十倍甚至几十倍,微信这个产品就会过重,视频号还有可能从微信中独立出去。

酒仙张最期待的两个功能是:互相关注,和直播结合。只有这样才能让账号和社群互相促进,实现流量增长和变现。

想象是否能成真,视频号能否搅局视频江湖,还有待公测后进一步观察。

 

 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“连线Insight”(ID:lxinsight)

图文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luezhi.com/index.php/newhome/index/newsdetail/id/477.html